UNIQLO創辦人柳井正:先有強烈意志,才有你所希望的未來

採訪|洪懿妍、吳佳珍 文|洪懿妍 Cheers雜誌170期 2014-11 圖片來源:王創緯

從山口縣鄉下接手父親的小西裝店,直到成為事業版圖橫跨歐、亞、美洲的日本首富,迅銷集團(Fast Retailing)創辦人柳井正在日本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也是日本最拼命的企業家之一。
外人看柳井正,總喜歡將目光放在財富這件事上,但實際接觸柳井正後會發現,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他的服裝事業。企業經營之外,唯一嗜好就是打高爾夫球。

除了家裡有個小型的高爾夫球練習場,比較可以和首富身分扯上邊外,柳井正的作息看起來相當普通。他穿自家的衣服,以UNIQLO(優衣庫)的休閒款式居多,據說,他還戴平價的Swatch手表。此外,柳井正每天早上6點5分到公司,下午4點離開,生活也規律得像鐘擺一樣。

每年1月1日,柳井正會親手寫封兼具勉勵與提醒的長信給所有員工,不厭其煩地陳述公司經營理念,以及邁向世界第一的遠大目標。同時,他會以一句話來總結年度方針,並將其裱框,陳列在六本木總部的長廊上,要每個經過的員工都看見。至於柳井正的辦公室裡,則掛著大大的一幅「世界第一」。

柳井正就像個傳教士一樣,不斷傳遞他的理想與理念,久而久之,他把每位員工都變成自家品牌的信徒,凝聚成一股非常強大的向心力。

然而,信念可以堅定,做法卻需彈性。柳井正高度壓縮的人才培育方式,讓他在過去2年經歷「黑色企業」指控的風暴與訴訟;之後,他的人事路線便開始做出修正。

《Cheers》雜誌獨家專訪柳井正。這是他在黑色企業風暴之後,首度接受台灣媒體專訪,也是他第一次在媒體上,公開澄清外界對他「全球均一薪資」構想的誤解。同時,他也特別談到對台灣及日本兩地年輕人的看法。

迅銷集團計劃在2020年營收突破5兆日圓,要達到這個目標,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首先,我們希望找到對我們的價值觀產生共鳴的人。這就像坐在同一條船上的人,要能同舟共濟、一起划船向前。

我們需要三種人,一是願意到世界各地去闖蕩;二是能夠在一個國家長期經營;第三則是能在本國的固定地區發揮自己才能的人。

談人才能力:

在地經營也要有全球視野

跨國經營是迅銷集團現在的經營重點,你也喊出了“Global is local, and Local is global的口號,這兩種人才有什麼不一樣?

基本上,global和local所需要的人才是一樣的,都是具有能力、能在全球或當地發揮才能的人。很多人把這兩個字視作對立關係,但我認為,這兩個概念是可協調、共存的。對挑戰global舞台躍躍欲試的人,就讓他們到全世界去發展;擅長拓展local空間的人,不論是在某個國家或某間店鋪,就讓他們發揮所長。

不過,你會注意到,當我說這句話時,global是擺在前面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需要用全球化的眼光來看事情。尤其是在網路資訊發達的今天,全球各地凡事都趨於同步化。因此,即使一個人的責任範圍僅限於當地,也需具有全球化的眼光,他的思想、能力,都要能追得上全球的水準。

現在,全球國際化的水準愈來愈高,但在此同時,在地的特色也愈來愈明顯。如果你是在地的人才,我就希望你成為最好的在地人才,這樣我們才能達到世界的等級。以UNIQLO台灣而言,我們的目標就是成為台灣最好的品牌、經營最好的店鋪。

談店鋪主角:

店員不是店長達成業績的工具

以董事長的角度來看,目標一定很遠大,但第一線員工不見得可以馬上體會到,如何讓他們和你齊心?

公司有公司的目標,店鋪有店鋪的目標,個人也有個人的目標,而我們需把彼此的目標調整到一致的方向,但所有目標都必須務實。同時,也要經常坐下來,溝通目標設定背後的原因。

例如,我們為什麼每天要工作?並不是為了做些簡單、機械性的作業而已,而是為了給客人更好的產品與服務,讓他們更加滿意。因此,不能光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認為事情這樣做就可以了;而是要不斷去想,如何讓顧客今天來了之後,明天還想再來。

設定目標是從上到下以及從下到上兩個方向同時進行,光是公司從上往下對員工提出要求,沒什麼效果,一定要員工有發自內心的上進心才行。

還有,上司要對部屬抱有期待,期許他們能不斷成長,進一步發揮自己的優點,超越自己。這是做為上司的人需要具備的一種特質。

過去UNIQLO一直以店長為公司的主角,現在則提出以全體員工為核心的「全員經營」訴求,為什麼有這種轉折?

過去以店長為主角,其實成了以總部為中心,僅是透過店長將總部的意思傳達給店員。這種上意下傳的方式,店員難以成長。再說,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有的人希望做店長,升上店長後還希望更上一層樓;有的人希望到總部工作;但有的人一輩子做店員就覺得很幸福,只要他把自己的工作做好,這也是一種選擇。

因此,我們希望每位店員都能有「主事者意識」,把自己當成主角,以平等的關係,來參與我們的經營。店員絕不是店長為了達成業績所運用的工具或手段。同時,我也希望店長能在這過程當中,協助店員實現他們的夢想。

對客人來說,接待的人是不是店長並不重要,只要能提供令他滿意的服務就可以了。因此,店員要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能力加強也會反映在薪酬上。

迅銷集團希望於2020年達到營業額5兆日圓的目標,是目前的4倍,這意謂著每位員工都需加強他的能力才行。台灣也是一樣,我們希望發揮每位員工最大的潛能,一起朝我們的目標前進。

提到薪酬,你之前曾對日本媒體提出的「全球均一薪資」構想,真的會實行嗎?如何克服各國生活水平不一的困難?

其實,我並沒有提過所謂的「全球均一薪資」,這是媒體的誤解。我們所提出的是:希望透過努力,能讓一定等級以上的人才,如店長、部長或董事等,不論到世界哪裡工作,都能夠保有同樣的生活水準。

當時我接受媒體採訪時的初衷是,現在全球人才的爭奪戰非常激烈,一定要有好的薪資才吸引得到優秀人才。因此,不管你出生在孟加拉的達卡、美國的紐約或台灣的台北,我都希望提供每個人平等的機會。但是,我說的話完全被曲解,被報導成相反的意思。

當然,我不排除「全球均一薪資」將來可能實現的可能性,但目前全球各國生活水平、價值觀都不同,要談這件事不太實際。

談年輕人:

人生只有一次,要追求幸福

你對台灣年輕人的看法是?

台灣年輕優秀人才很多,而且,台灣是開放型的社會,有土生土長的人、有從中國過來的人,也有留學歸國的人,使得人才非常多樣化。此外,可能因為台灣敏感的政治因素,使得年輕人有種想法:光靠國家的力量不夠,還是要靠自己。這使得他們對工作相當積極。對我們來說,台灣可以說是人才的寶庫。

和日本年輕人相比呢?

我覺得日本年輕人欠缺努力的精神,我希望他們對未來能更加充滿希望。

在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已經失落20年了。這些年輕人出生後,都在經濟不太好的環境下成長,求知欲好像比較淡薄。我希望他們意識到,人生只有一次,要大膽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看得更多,學習更多,使人生過得更有意義。

年輕,就等於有無限的可能。對於你所希望的未來,一定要有強烈意志,否則,未來是不可能按照你所描繪的樣子出現的。

可以談談你一天的生活嗎?

我每天6點5分左右進公司,工作到3、4點就離開,回到家之後,就做第二天工作的準備,同時養精蓄銳。週六、週日時就是打高爾夫球,生活非常簡單。

為什麼是6點5分這種時間?

因為我都是5點50分離開家,到公司的車程是15分鐘,所以差不多就是6點5分(笑)。

聽說你的時間安排都是以15分鐘為單位?

基本上有15分鐘也有30分鐘,但一般都是控制在一個小時以內。

立即報名本屆龍騰微笑創業競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