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校EMBA執行長:創業能量再升級,強化永續的社會責任

黃佩珊 Cheers雜誌170期 2014-11 圖片來源:廖祐瑲

為了協助讀者快速掌握最新的EMBA教育發展趨勢,《Cheers》雜誌特別邀請政治大學、成功大學、中山大學、中央大學、東海大學、逢甲大學、靜宜大學和台灣科技大學等8大指標性EMBA執行長共聚一堂,地域橫跨北中南、性質涵蓋國立、私立、普通和技職體系,藉由這場難得的同台激盪,探討EMBA教育的現況和未來。

Q:台灣EMBA教育最新的變化和挑戰是什麼?

政治大學EMBA執行長黃秉德:觀察EMBA趨勢,除了各校發展各自特色之外,還有一項重點,就是連結。政大EMBA和企家班、科技班緊密合作,同時也和各校聯合參與活動,例如全國EMBA校園馬拉松接力賽,藉此希望擴大規模、創造價值。此外,有些學生也把國外人脈帶進來,讓EMBA變成一個平台,左腦和右腦發達的人都能相互連結在一起,增加不同國家、不同產業合作投資的機會。

此外,政大和陽明大學醫學院、生命科學院合作招生,希望讓技術、企業和國際金融互相加值,催生更多的創新與創業,解決台灣長期以來低薪22K的問題。

台灣的EMBA學程不必追求成為哈佛或史丹佛大學,而是要對產業有貢獻。即使各項活動與馬拉松競賽辦得很成功,但畢竟還是一種生活型態;政大的挑戰,是希望將研究能量升級,而非只限於西方知識的傳遞者。

中山大學EMBA執行長林東清:食安等企業倫理議題不斷發生,企業急於了解如何做危機處理、二次創業與創新、網路新經濟的運作模式。中山結合理工、社科、海洋、文學、藝術及音樂等各學院師資,傳授科技、人生新知與社會責任,提供全面性的人格教育。

在創業平台上,中山有校友募款成立的西灣天使創資公司,由學生提出創業構想,向創投申請資金,也可以在「貨櫃創業輔導計畫」下,擔任年輕創業團隊的成員。

此外,在全球化競爭下,高階經理人的經營視野,必須由台灣擴展至大中華與亞太,甚至放眼全球,才能在國際間尋求最適切的企業定位。而有別於傳統的實體經營環境,網路經濟下,新的經營模式更是不可忽視。電子商務、行動商務、社群商務、雲端運算等網路與資訊科技的普及,讓所有經理人都應重新思考如何轉型,整合成一個實體與網路密切整合的經營模式。

逢甲大學EMBA執行長李元恕:學生在工作繁忙下,時間變少,壓力變大,但又在乎社群感,因此,EMBA必須在短期內提供新知識與新趨勢,課程的設計得快速因應環境變化,包含領導、創新、創業及法律相關的內容。

逢甲配合企業面臨轉型和升級、產業典範轉移等,邀請不同領域的產官學者演講。此外,部份課程由學生自行設計並邀請演講者,必修課程有2位以上老師授課,以獲得更多元的觀點。

中央大學EMBA執行長李小梅:產業結構劇變,現在學生的需求和以往大不相同,許多學生以目標為導向,希望獲得所在行業中的特定知識。例如,現在環保意識抬頭,中央開了綠色經濟管理組,探討節能減碳議題,吸引了許多對一般議題不感興趣、但卻關心地球永續生存及綠能議題的學生。

由於學生背景多元,感覺上,跨校、跨國、跨業、跨領域、策略聯盟等,更受學生歡迎。因此,很多課程改變了教學模式。例如由傳統授課變成個案討論,或是一門課請10個不同學校、國家或不同行業的演講者來,而且課程設計必須更有創意。

成功大學EMBA執行長蔡東峻:為了因應跨領域需求,成大開了一門課供生物科學與科技學院與管理學院的學生共同選修,由4個老師負責,希望學生帶著創業的idea來。這門課不僅是為了學習,更重要的是建立平台,希望能將創新技術或專利轉成商業化。

未來創業課程將發展成一系列的課程,而且要結合成大的技轉育成中心、其他學院(例如生物科學與科技學院、規劃與設計學院、電機資訊學院、醫學院等)以及MBA和EMBA等不同學制學生,並邀請業界老師或創投前來指導,讓理論與實務結合,業界和學校互動更為密切。

台灣科技大學EMBA執行長欒斌:在典範移轉的趨勢下,台灣產業正面臨嚴峻挑戰,需要透過EMBA教育協助經理人找到解答。台科大不斷從專業領域探討企業永續發展和地球永續生存這兩個議題,希望培養高階主管更多社會責任的理念。

在全球化浪潮下,跨校聯盟、雙聯學位都是擴大人脈的管道。課程設計上,從個案式教學、各式研討會或國際會議等,讓學生了解他們的挑戰及應具有的知識。此外,與其談論找不到工作,不如討論創新和創業,包括企業內部創業和創新,藉由這些課程,讓學生了解他們面臨的課題以及應具有的知識。

Q:國際人脈和視野是許多EMBA學生選校的考量,面對歐美與其他亞洲地區競爭,台灣的優勢在哪裡?有關區域化和國際化,台灣的EMBA教育有哪些新做法?

東海大學EMBA執行長張國雄:每個學校都會舉辦海外企業參訪,十多年前,大多到中國大陸,現在傾向前往歐洲、美國和日本。而東海藉由僑生校友協助,前進東南亞,參觀馬來西亞、印尼當地企業,班上若有學生要前往投資,就可藉由海外參訪拿到鑰匙。

東海也曾舉辦兩岸三地EMBA國際交流,邀請成大和南京大學EMBA學員到美國德州大學達拉斯分校(UTD)商學院培訓一週,請華人老師上課,並且參觀跨國企業。

「後EMBA」的經營也是個趨勢。過去歷屆校友常聚在一起聯誼,現在可以形成創業平台。例如,有些同學有技術、有專利,有些有資金卻找不到投資標的,他們聚在一起,就可激發新的火花,開啟事業第二春。

靜宜大學EMBA執行長吳萼清:隨著全球化發展以及跨領域整合,EMBA的教育目標及課程規畫,亦必須有所改變。在國際化方面,可透過海外移地教學,來增進學生對其他國家企業文化更深層之體認。
然而,短暫的交流活動對一國的文化認知仍嫌不足,因此,靜宜EMBA課程將加強與本校國際碩士學位學程合作,開設共同選修課程,增加學生與外籍生互動機會,更貼近了解不同國家,創造更多經營管理的利基。

在跨領域的知識統整上,規劃以數位不同領域的教師,共同合授管理專題課程。當然,授課教師必須先有跨領域解決問題的經驗,因此,靜宜EMBA針對合授教師也開設了研習討論課程,訓練後,才能進行實際授課。

李元恕:為了接軌全球趨勢,並面對國際競爭,逢甲設計了「全球經營與管理田野研究」課程,進行海外移地教學,參訪當地校友企業。

發展國際化的同時,也進行在地化。逢甲成立具有台灣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管理組」,協助文創業者提升品牌經營、管理及網絡連結的實力。

逢甲長期深耕大中部,運用創新育成中心或各種產學合作,密切地與在地企業互動。不但提供師資協助企業解決問題,也提供深度的教育訓練,創造更多加值型服務。相較之下,歐美大學在大中華地區設立的分校,不可能提供這些在地化服務。

林東清:2012年,中山與上海的同濟大學合作開設了中山同濟EMBA境外專班,透過高雄、台北、香港中文大學、上海同濟大學,兩岸四地的移動教學與企業參訪,讓學生有更廣的視野。

此外,因應台商前進東協,中山透過每年舉辦以東協為主題的論壇或研討會,邀請派駐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泰國、印尼等國的官方代表,以及在當地經營的台商,討論前進東協的困境與突破。簡言之,台灣EMBA已成為一個整合型平台,跨校合作、學生自由選課是新的趨勢。

Q:台灣的EMBA教育市場是否有飽和的徵兆?就讀學生年輕化對招生和永續經營上,帶來哪些影響?

黃秉德:EMBA最重要的觀察指標,應該是授課內容能否滿足產業和學生的需要。政大有40歲左右的年輕學生,也有60多歲的年長者,許多畢業生到世界各地工作時,也到別處繼續念書。由此類推,我們也可以吸引來台灣工作的中外經理人,回應他們的需求。畢竟,光是中國高階主管,在台灣就有至少600百名以上。

李小梅:目前市場以學員需求為導向,如何端出可口的菜,吸引學生就讀為考慮的重點。中央是第一所到上海設學分班的國立大學,2002年12月、92學年度新增「兩岸經營管理組」,成為全球第一個跨兩岸的高階管理學位學程。

經營12年來,在服務上有很多改變,我們觀察到,最近幾年去中國的人變少,回台灣的變多,因此,我們彈性回應學生的需求,畢業生每年可回來免費修6學分。學生中,很多是親友團,一個人來念後,接著家人朋友也跟著來念,以充實知識並拓展人脈。

欒斌:技職體系是台科大的優勢。我們每年招收180個學生,報名數高達800~1,100人,顯示市場還在,只是要更有效地啟發到想念的人。

台科大的特色,是修滿45學分後,再修課不用另行付費,很多人修了80多個學分才畢業,校友也可以免費旁聽。

蔡東峻:招生部份,感覺以前EMBA招生對象為大企業、製造業、營利事業為主,不過,現在有許多中小企業、服務業與非營利事業負責人或高階主管也想就讀。尤其中小企業在南部地區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又面臨國際化和轉型的問題,對管理教育的需求更為殷切。

我們在授課時,不單只介紹產業,而是希望找到企業發展瓶頸,讓同學互相討論。透過管理教育,協助企業經營得更好,並負起更多企業責任。

吳萼清:有鑒於EMBA大多強調管理專業而缺少其他領域的知識,靜宜EMBA會在既有的企業倫理特色上,再加強人文關懷素養及其他訓練。例如口語表達能力、知識統整能力等,搭配跨領域及國際化課程,希望改善近年EMBA學生年齡、職級緩步下降的趨勢,也可提升中小企業主與中高階經理人進修意願。

李元恕:很多經理人仍然在尋找適合的產品。逢甲一年招收學生大約有170人,我們打造了4個課程,包括高階管理組、經營管理組、科技管理組及文化創意產業管理組,希望讓不同領域的人及「怪咖」都能找到最適合的課程。

在選讀EMBA時,重點不在於要不要念,而在於選擇哪一所。各校EMBA有不同的特色,學校也已經協助經理人建立篩選過的網絡平台,進入不同的學校,就掌握不同的人脈。而且EMBA的教育不是單向的填鴨式學習,是互動且自主的學習方式。

逢甲EMBA聯誼會有逾1,800名校友,每年舉辦兩次大型的菁英大會師及回娘家活動。逢甲EMBA聯誼會強調「終身學習、一生相隨」,會定期邀請學者、專家與業界傑出人士,舉辦講座或論壇,以達終身學習的目的。除了聯誼會之外,各個社團也是串起校友的平台,讓經理人不再孤單面對環境挑戰,藉由密切的互動,可以掌握創業和創新機會。

林東清:以地處南台灣的中山而言,我們並沒有看到EMBA市場萎縮的現象。在量的方面,5年來報名人數不降反升;在質的方面,以最近畢業的這屆EMBA學生來看,企業負責人約佔30%,高階主管約佔45%,中階經理約佔20%,基層主管約佔5%,多數人是靠著學長姊推薦前來就讀。

許多想就讀EMBA的學生,是想要更廣闊的產業人脈,或是尋求解決經營問題的方法,但他們沒有時間去了解EMBA提供的實質利益。若各校EMBA管理團隊能透過更有效、更深入的行銷策略來說服這些潛在客戶群,應該會吸引更多人前來就讀。

Q:去年此時最熱門的話題,是「台灣之光」吳寶春決定去新加坡念EMBA,後來國內也因此放寬EMBA入學門檻,甚至被稱為「吳寶春條款」。放眼未來,台灣EMBA教育還有那些瓶頸有待突破?

張國雄:中國在「學歷」和「學位」上,分得很清楚。國家正式考試錄取畢業取得學歷,但各校自行招生因為標準不同,畢業取得學位。有些人因為考大學時進不了台大、政大,透過讀EMBA,終於可以圓夢了,但學校要怎麼教?到底EMBA是正規教育,還是滿足某些人的夢想?到最後,會不會打壞台灣EMBA學術堅固的基座?

吳萼清:目前靜宜有3位學生是放寬入學限制而進來。中部仍有許多中小企業主需要學術訓練,藉由EMBA教育,可補足未在大學階段培養的基本能力,包括簡報溝通,或是其他經營管理能力等。

欒斌:對於放寬入學標準,我樂觀其成,去年台科大有10位這樣的考生報名,最後只錄取3個。口試委員篩選時會慎重考慮,能完成學業者才會被錄取。

黃秉德:透過「吳寶春條款」進來的學生,有他的特異功能,會找出生存法則,一點都不用擔心。該憂心的是,台灣EMBA教育有很多素材西化,沒有發展自己的知識,也不改善系統,讓這些傑出的人士接受度不夠。未來世界趨勢為創業創新,若能放寬限制,讓更多創業家到學校學習,將更有利於EMBA教育的發展。

執行長給你的黃金建議

政治大學EMBA執行長黃秉德:就讀前,想清楚自己的需求及職涯規畫。最好不只為了滿足個人需求,更能將所學貢獻企業。

成功大學EMBA執行長蔡東峻:多參加社團活動,廣交良師益友,快樂學習。

中山大學EMBA執行長林東清:與其觀望,衡量得失,不妨勇敢一點,花兩年時間,學新知識、交到新朋友,絕對值得。

中央大學EMBA執行長李小梅:選校前,要先了解各校特色、學員的組成,並考量地區性,挑選適合自己的學校。

東海大學EMBA執行長張國雄:認真挑選學校,在不同學校會交到不同的朋友。此外,就讀時要做好時間管理,在家庭、公司和學校中取得平衡。

逢甲大學EMBA執行長李元恕:EMBA是篩選過的社團,可交到許多志趣相同的朋友,帶點熱情,快樂並有系統的學習,一定可以廣交良師益友。

靜宜大學EMBA執行長吳萼清:了解各校課程規畫、學風和規定,再根據自己的性格和需求選擇。一旦開始學習,心態上不妨充分放空,好好享受校園生活。

台灣科技大學EMBA執行長欒斌: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要放下階級意識,和同學互相學習,並在工作上發揮所學,才能透過教育和能力的提升,改變台灣經濟。

立即報名本屆龍騰微笑創業競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