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創業家:認輸才會贏

熊毅晰 天下雜誌第528期 2013/08

施振榮堪稱華人世界的「國寶級」創業教父,在企業界「門徒」無數。

他正式退休將滿十年,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創業故事,在與台大國企系教授李吉仁的深度對談中,還提煉出哪些創業心法?
「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演講,要特別感謝現場一個人,他是我的老長官施振榮,」七月十二日,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天下經濟論壇」夏季場演講時特別提及。

聽到老部屬的致意,坐在台下的宏碁創辦人、智榮基金會董事長施振榮,露出他一貫的招牌笑容。

作風與憨厚笑容表裡一致的施振榮,因為他的真誠與寬厚,讓他在企業界「門徒」無數。

台灣企業界「施振榮學校」

他就像一台「創業發動機」,除檯面上和碩、華碩、緯創、明基等千億企業系出同門,還有更多中小企業直接或間接「Under Stan(施振榮英文名)」。

台灣的企業界,有一間看不見的「施振榮學校」。

像電子零組件代理通路的金銓國際,老闆娘就是當年宏碁七位創辦人外的第一號員工。她是施振榮首任秘書,耳濡目染下,後來也和夫婿走上創業之路。

還有本土最大髮廊通路洗護髮品牌歐萊德,雖不是資通訊業,但總經理葛望平說,他也是被施振榮的「微笑曲線」理論啟發,堅定自創品牌。

施振榮正式退休將滿十年,他的影響力卻絲毫沒有減少,還從企業界,擴散到藝文界。演講、論壇、音樂會,經常可以看到他和妻子葉紫華牽手出席的身影。

「不管你對施振榮講究寬厚的『儒家』領導風格認不認同,但他樂於分享的『頭號傳教士』,卻是普遍受到尊敬的,」一位資深電子同業觀察,「你有看過哪一位退休企業家的舞台還那麼大的?」

就連陸媒也曾經盛讚他對全球科技業帶來的影響:「在一個日見平庸的時代,『偉大』一詞在現實中蒙垢,但是我們用它來評價施振榮先生卻不勉強。」

施振榮創造了一種Stan Style的企業家風範:靠使命驅動創業,靠創業改變世界。

「上一代大多因為環境驅策創業,施振榮和其他創業家真的很不一樣,」與施振榮相熟多年的台大國企系教授李吉仁,在超過兩小時的深度訪談後,也深受感動。

最觸動李吉仁的,是施振榮從台灣土地裡長出來的獨特使命感。

從台灣土地 長出使命感

走一趟施振榮兒時成長的鹿港舊居,父親早逝,母親施陳秀蓮不僅得和獨子在成員眾多的夫家生存,孤兒寡母維繫生計的方式,更是靠在家族製香舖挪出的一坪大空間擺攤,賣獎券、鴨蛋維生。

艱困環境下長大的施振榮,卻成為最不藏私、樂於分享的企業家。

母親是關鍵推手。

施振榮向李吉仁透露,從小母親對他疼愛之餘,更注重他獨立性格的養成。

施振榮高中時,母親曾放任他北上一個月「流浪」。

「在民國五十年左右,那時從鹿港到台北可是大事情喔,」施振榮提高語調笑著說。他當年就這樣打著「補習」名號,一下到台北兒童樂園聽歌,一下又到台大運動場看「鐵人」楊傳廣練跑。

「要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施振榮說,這是母親對他唯一的原則。

究竟,這麼一位「國寶級」的企業家,還有哪些創業體會?現在,就透過李吉仁的牽引,一同感受「Stan」的傳奇:(以下※為李吉仁簡評)

李吉仁問(以下簡稱問):回顧過去幾十年的創業經歷,您怎麼看待當初的勇氣?這中間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施振榮答(以下簡稱答):我當年是不得不創業的。

學校畢業後,我先到環宇電子,因為那邊有一個新的機會,開發台灣第一台計算機。

後來環宇的老闆找我出來,創立榮泰電子。我是創辦人之一,不拿錢的,也沒有擁有權。老闆號稱要給我技術股,後來當然沒有實現。對我來講,榮泰也是一個創業。

榮泰把賺來和借來的錢,全部拿去支持它的本業紡織業。包括我在內,幾個年輕管理者就說,不能全部挪過去,但老闆說這是他家裡的財產。

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公司

這個經驗對我影響很深,我後來一直認為,就算是我百分之百投資的公司,也有「這不是我的公司」的感覺。

為什麼?因為還有員工、債權人、客戶,這是stakeholder(利害關係人)的公司。

我在榮泰,已經看到微處理器在未來應用有很大潛力。為了延續這個理想,不得不創宏碁。

創辦宏碁的主要核心成員,就是榮泰研發部門的,這也是一個集體創業。因為大家沒有錢,我跟我太太佔五○%,其他五個人各一○%,就這樣開始宏碁。

做出新的東西 就有成就感

問:所以你們是為了延續某種理想而創業?

答:我們認為微處理器會有一個二次工業革命的機會,不能錯過,這樣我們會變成歷史罪人。
事後回過頭看,當時絕對是不成熟的,畢竟外界連微處理器是什麼都不知道,也聽不懂,在社會上要找人投資也不可能。

問:這裡頭聽起來都是使命感的趨力,沒有為了賺錢、致富?

答:賺錢真的不是誘因。

雖然家裡環境不是很好,但我創業時早就衣食無缺。加上我太太家裡也有錢,看到他們很殷實地做事情,這讓我有把事情做好,自然就有錢賺的觀念。

講起來,自我驅動就是成就感,只是我的成就感定義跟人家不同,我只要做出新的東西,就會有成就感。

※財富只是「副產品」

對施先生而言,創新就是做不一樣的事,這本身就是一種自我成就感,自我成就感從而構成其內在驅策力,至於財富,則是實現成就感後的副產品。

就像全鹿港當時只有我不填醫生的志願。那時候當醫生,結婚會有比較好的嫁妝,鹿港人都是這樣。我的高中同學,有一半都是醫生,但我就是不想和大家一樣。

問:回顧宏碁的發展,你覺得是什麼讓你堅持一路做下去?

答:心態吧!一定會有困難的,關鍵還是等待趨勢到來前的心態。

我們很早就確定生存沒有問題。但真正的關鍵,是要有效的滾雪球,一路一路滾下去。這需要大家的共識,把賺來的錢再投資下去,有盈餘再轉增資。

創造價值 成就不必在我

我很早就在做入股分紅,當時找員工,是發股票給他們,把薪水跟獎金扣下來,這樣大家都變成股東。
問:宏碁在不成熟的環境下,扮演微處理器的開路先鋒。最後搞不好都是在幫別人交學費。你是用什麼心態在看待?

答:創造價值啊!

我過去做的這些事情讓別人賺錢,也算我的創造,不管有沒有人認同。只有這種價值觀,我才願意做這種事情。

像我的投資開發,結果只要自己不死就可以,這沒什麼了不起,成就不必在我。

問:你這種價值觀是怎麼來的?

答:很早就有了。在七○年代,企業常常遇到員工出去創業,跟原來的老闆打對台,所以也沒有人願意培養人才。

但我認為一定要突破,一定要培養人才。假如這個人才我留不住,我要檢討自己,是我給的舞台不夠。
華人文化有四個特色:一盤散沙、師傅留一手、中央集權、家天下。我創業的時候,就想到要突破這四個阻礙,如果不突破,整個社會的價值、人類的文明會受限制。

※實踐六個面向的平衡

在價值創造時,會讓長期/短期、直接/間接、有形/無形的六面向平衡,產生衝突。唯有能夠參透並實踐這六面向平衡者,才能真正做到創業精神的永續。

直到今天,我還一直在談王道文化,或許都是因為這個使命感使然。

問:在宏碁的經營過程中,也曾碰到財務上喘不過氣的狀況,這跟你的經營思惟多半有關係的。若是再遇到這樣的困難,你還是會繼續這樣做嗎?

答:不同時間有不同的困境,創業早期可能因為經驗、能力不足,會陷入困境,但不會讓它重複發生。

宏碁在二○○○年的再造,跟錢沒關係,那時反而是錢太多了(指二○○○年底,施振榮宣布二次企業再造,將品牌與代工一分為二)。主要還是新的組織那麼大,如何突破新格局,那也是國內企業史上破天荒面對的情況。

創新創業 社會才會進步

就是經驗慢慢累積,但這時你已經有條件、有文化、無私、有信用,能夠做重大改革,跟整個組織溝通,大家願意做。

沒有變、沒有不斷的創新、沒有不斷的創業,企業乃至社會根本無法進步。

今天不管再成功,同時也累積很多包袱,會讓你不得不變,因為時代已經不同,過去有價值的現在沒有價值,過去平衡的現在也不一定平衡。

一個會拖垮未來的機制,需要領導人具有使命感,很務實地去面對。

※保持創業時的應變和彈性

企業唯一的不變就是變,因此,持續保持創業時的應變與彈性,便成為企業持續成長的重要因素,這也是企業需要將創業精神內化為組織DNA的原因。

問:其實「變」一直都是宏碁的DNA。回到一個領導者的角度,尤其是在創造的過程中,會有很多昨是今非。但對領導人來說,最困難的是「變」本身,具有不確定性和危險,所以很多人變得早,或是變得晚,甚至變到已經沒有變的空間了。你是如何掌握什麼時候改變?是早一點變比較好呢?還是組織要有感的時候再變?還是說有很大的急迫感再變?

答:我們規模小的時候,每年發展都要倍增,年初做營業計劃目標就是double(倍增),但每次檢討起來,總是跟原來規劃不同。當時就是隨時在變,組織小,要隨時掌握機會。所以,宏碁唯一不變就是變,那是客觀環境。

規模大了以後,會有很多系統,要變,會發生可能沒有辦法執行、可能會亂掉等等問題。

變的時候,要考慮的因素很多,在這種情況下,組織文化可以變就要變;第二,在變的時候,要很有前瞻性,策略要講得很清楚,要強勢溝通。

但所有形成這個新的變的策略方向,都是先形成共識,而且我一定要知道所承擔的風險、可能遭遇的失敗。

根據我過去經驗,我都會先講明,大家一起死。那麼多人的智慧,結果自己走到死路,能怨誰呢?

不顧面子 才能看清方向

我們的變都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所有變的誘因、動力,以及過程,組織都要有隨時做調整的機制。

我常講認輸才會贏、不打輸不起的仗、要命不要面子,在變的過程中,認輸、不要面子這樣的特質非常重要,我要率先不要面子。

※決策者要克服心理障礙

阻礙變革的關鍵,往往就在決策者的心理障礙。從視而不見、慣性使然的不能、到要面子的不願,都可能延誤變革時機,或弱化變革的力度。施先生「認輸才會贏、不打輸不起的仗、要命不要面子」的哲學,不僅是創業家務實精神的詮釋,更可提供變革決策者突破心理障礙的參考。

很多人爭,都是為了面子,沒有想通道理。因為好爭面子,很容易想出藉口,但當事人自己心裡有數,很多時候都只是面子問題。

所以,我第一個先不要面子。當大家不那麼顧面子,要掌握到對的方向,相對就比較容易。

立即報名本屆龍騰微笑創業競賽>>
Back to Top